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律界黑客 Legal Hackers,原作者为宋鹏,颖哥。此篇转载在原文基础上略有修改。

(图片来源:《对裁决感震惊愤怒‧孙杨提出上诉》

星洲日报 2020-02-29)

国际体育仲裁院昨日(2月28日)宣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一案的仲裁结果:孙杨将被禁赛8年。这就意味着孙杨将无缘东京奥运会,个人职业生涯可能就此终结。

 

如果你也看过去年11月的听证会,你可能对那个 “灾难般” 的口译还印象深刻。孙杨屡次表示听不明白翻译在说什么。最夸张的错误是居然能把孙杨 “被检测了200次” 翻译成 “200ml血液”。最后翻译从同传改成了交传,仍然错乱百出。

 

如果你问颖哥,涉外案件如何做业务标准化创新。颖哥一定会强烈建议你把律师和翻译的协作纳入标准化流程。有些律师总是忙着加班,临开庭才抓个口译上场,结果可能就会像孙杨的律师团队这样掉进口译的坑里。

 

颖哥第一时间访谈了新加坡资深法律口译宋鹏(Bernard),请他一起来分享律师如何与口译员正确合作。

 

No. 1 什么是“法庭翻”?

 

Bernard:法庭翻译常常被称为”透明人”,也就是译得好,审问流程顺畅,焦点则从来不会落在他们身上。而从这次的孙杨事件,可见口译员的优劣至关重要。翻译的质量可能影响整个案子的输赢,甚至当事人的终身前程。

大部分人可能听过法庭口译员,也就是在法庭内全职工作的口译员。但是,各种国际仲裁听证会或取证会上从业的基本都是自由口译员(freelancer),由客户和律所自己选取,按照市场价格收费服务。与法庭内部专业法律口译不同,自由口译员队伍中很可能混入业余翻译,客户及律所稍不留意,就可能掉入坑里。

 

No. 2 如何译员才能避免坑?

 

Bernard你们以为大律师们都会精心挑选优质的口译员,给自己的队伍“加分”?其实大律师都异常忙碌,挑选口译服务的”重担”一般就落在了小律师助理或初级律师肩上。如果之前没有参与过口译服务的经验,大部分人基本上都是束手无策地在谷歌或Bing上面搜索找几个翻译公司,快速甜蜜地跳入陷阱。

 

No. 3 是“陷阱”?

 

Bernard法律口译对质量的要求与一般口译极为不同。翻译家严复对翻译的要求是 “信、达、雅”。一般口译中,由于译员反应速度必须快,思考时间短,对于 “信” 的要求无可避免地打了些折扣,反而对“雅”的要求较高,因为得让人听起来易懂通顺。

 

然而,法律口译则要求尽最大可能贴近原文,细节清楚,逻辑清晰。面对律师的超长句盘问(经常是多个逻辑混合的复杂长句),翻译很难实现对 “雅” 的追求, 但在 “信” 上需要达到近乎苛刻的标准。

 

在准确度的基础上,译员需懂得使用“法言法语”,还需熟悉案件相关背景,比如专利案件翻译需要技术背景辅助理解。这点是找口译时必须牢记于心的铁标准。当案件涉及不同法律体系时,译员还需要有相应的背景才能真正翻译到位,因为同一个词在不同的法律体系下内涵和外延是不一样的。

 

大部分没有接触过法律口译的译员初次上岗,都会搞不清楚状况,明明觉得自己翻译得不错,为何客户却不喜欢?其实明白法律口译与普通会议口译的区别才是寻找合适口译员的第一步。

 

能够达到以上要求的口译员基本上是少之又少,需要具有多年的法律口译摔打及历练方可”修成神功”。

 

No. 4 上好口不少,能做法律翻的怎么会少呢?

 

Bernard:原因有三:

 

1.法庭翻辛苦啊!法律场合的口译基本都是交传,气氛严肃,双方对视一触即发。译员独自干活儿,还没有轮休。对方律师严声厉气地“拷问”证人,坐在证人旁边的翻译也免不了被气场震慑。更可怕的是,背后可能坐着一个精通双语的律师,或检查译员(check interpreter),时不时还会出来纠错 “放冷枪”。

 

我们可以通过一张图来展示一下孙杨听证会上的情形,让大家体会一下现场的严肃气氛。

(图片来源:听证会录像截屏 )

 

试问这种工作,有多少口译员会从一开始就全身心地爱上?

 

大部分口译员更偏好做国际会议,在同传箱里,不用抛头露面、站在聚光灯下被人评判。有1-2个搭档,每人15-20分钟休息一次,俩仨人搭配干活儿不累。所以很多口译员在初次尝试法律口译过后就主动避让了。其实即便在听证会上使用交传,在高强度的情况下应该选用口译团队完成,而非一名口译员孤军奋战,例如孙杨的听证会连续13个小时,若由一名口译员在高压下连续13个小时工作,不仅体力脑力耗竭,后半段也会在所难免错误增多。

 

2.户给予的准备协助少之又少。国际会议前,客户一般会为口译员提供幻灯片课件。熟练的优质口译员对课题熟悉,只需要一两天甚至半天,便可以完成准备工作。而大部分的法律案件,案情复杂,卷宗少则几百页,多则上万页,多数情况下,客户出于保密考虑既不会提前很久给资料,也不会支付费用让译员单独留出时间阅读准备,更不会提前会面来帮助译员理清案情细节。

 

3.上符合条件的译员本来就少。只有经历过多年摔打、经验丰富的少数译员能够胜庭审口译的任务,做到情感的抽离,不受到律师拷问带来的负面情绪影响(看多了就没感觉了)。不过这类译员一般都在行业的顶部,价格很高,且不跟翻译公司合作,八成工作都是直接与客户(最终客户,会展公司,公关公司,或速记公司)合作的。

 

孙杨能不能自己的律出庭翻呢?

 

答:律师确实对案件最熟悉。但是,仲裁中的翻译人选需经双方同意。如果选择己方律师当翻译,对方律师通常不会同意,因为会影响翻译的中立性。

 

此外,即使是精通双语的律师,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也很难胜任口译工作。孙杨后半场的翻译就是精通双语,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

 

No. 5 要怎么找到好译员呢?

 

Bernard两个点很重要。

 

1.借助口碑与专业团体。与其按照常规办法去找翻译公司或者谷歌搜索,不如考虑向以前用过口译的律师同事朋友们打听一下,或者找合作过的其他语种的口译员推荐。擅长并有丰富法律经验的口译员数目其实很少,圈子很小(跨国圈子),基本上可以把需求圈内解决。除了口碑之外,也可以从专业口译员团体比如AIIC的名录着手以此为起点进行筛选,邀请译员参与或者是请他们推荐可靠的翻译。除此之外,通过速记公司安排译员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成本更高一些。

 

2.及早定。积极与仲裁庭及各利益相关方洽谈,尽早确定工作锁定口译员的时间。最好的译员总是抢手货。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最好比计划多预订出一些时间,因为庭审时间经常超时,如果译员后续已有其他安排,很可能会发生临场找替补译员的尴尬。

 

No. 6 如何与译员高效合作?

 

Bernard世界顶级的律所会在庭前帮助口译员做出非常充分的准备,确保在听证会或法庭上万无一失。

 

  1. 备资。选好译员之后,请律师务必尽早将卷宗和词汇表发给译员准备。一些国际大律所还会根据卷宗长短,支付相应的阅读费(reading fee),以补偿口译员的大量准备时间。

 

  1. 提前面。另一种做法则是提前付费请译员到律所办公室,与证人和律师见面,做案情要点介绍分析。口译员也是团队的一员,获得的信息越多,就会越熟悉案情,翻译的就会越到位。当然无论是第一还是第二点都会要求译员遵守保密义务。

 

  1. 现场协助。如果现场有速记能实时记下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请务必给口译员也配一台速记显示器。这能为翻译的准确性提供极大的帮助。

 

开庭现场仲裁员或律师还经常需要证人翻到案件卷宗的某一页,就其中内容提问。口译员可以帮忙翻卷宗,但既要翻译又要查找厚厚十几摞的卷宗,难以两边都顾全,也很耽误宝贵的庭审时间。如果律师团队能派一名助理在证人后面随时递上对应的卷册,会为证人和翻译都提供极大的便利。

 

 

主编简介

颖哥,清华大学法学院硕士,国际知名律师事务所律师、法律创新大使。曾求学、工作于中美法及新加坡四国,通晓中英法三语。酷爱法律科技与创新,致力于用技术为律师赋能。公众号:律界黑客 Legal Hackers。